保障鄉村教育質量

  


  “兩名老教師支撐五個年級,最難的時候,在一個古廟裏上課,六間破房子,一間土窯,校舍沖垮了,帶學生回家上課。”從一度瀕臨撤並,到新安縣“最美鄉村學校”,66歲的退休鄉村教師劉安志見證了河南新安鐵門鎮陳村小學老君洞教學點的蝶變。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全面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制學校建設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導意見》要求,統籌布局規劃,補齊兩類學校辦學短板。從校車安全到“冰花男孩”,兩類學校是我國教育體系的“神經末梢”,牽動著群眾的心。在學齡兒童向城鎮流動、鄉村學校適齡學童減少的大背景下,如何為留在鄉村的兒童辦好家門口的學校,保障鄉村教育質量?近日,記者在河南實地探訪,了解地方政府及教育部門的應對和作為英文教材為幼兒提供全英語學習環境,令孩子在家中亦能輕鬆學習英語。


  1 小規模學校:留住老師是重點


  老君洞教學點生源來自老君洞以及附近的蔡東、河上溝、安溝等六個自然村,學生居住分散,因學校條件簡陋,地處偏遠山區,補充教師也很困難。“兩位本村的民辦教師退休後,來的老師都不願意離家太遠,有的考了這個點的編制,待一個月就找機會走掉了。”校長邱新學一度特別頭疼,而為了保障教育質量,當地政府也曾將老君洞列入2014年的教學點撤並計劃。可是,入讀中心校孩子就要走很遠的山路。“縣城太遠,鎮中心也有十幾裏地,沒法接送,也不放心。”五年級學生李哲的家長張愛嬌與同村的家長一起反映了情況。經調研後,當地政府決定,教學點不撤了,還要投資300萬元建新校,讓老師、家長、學生都心安。


  2015年,老君洞村委會邊上的麥田鋪上了硬化的水泥操場,兩棟簇新的紅色樓房拔地而起,其中一棟是教師周轉房。“這幾年變化太大了,過去學校小,教學設施也不齊全,想跟孩子講講外面的世界只能靠嘴說。現在校園雖然也不大,但設施應有盡有。學校給老師安排周轉房,一人一套,一室一廳、生活用品齊全,在這裏教得安心、住得放心,和孩子一起安心。”教學點教師張淑豔說。


  邱新學介紹,現在教學點有5個班、43名學生、4位老師。“教學點與中心小學有定期交流研修的制度,老師們任教的熱情高多了,英語、音樂課也能開起來。以前是留也留不住,現在是趕也趕不走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新安縣青要山鎮中心小學四年(2)班學生王逸然家在小溝村,她是二年級下學期從村小到中心小學寄宿的。“村裏的小學現在只剩下了一個老師,改成學前班了,上小學的小朋友都來中心小學寄宿了。”


  記者發現,到條件較好的鄉鎮中心校寄宿成為不少教學點裁撤後小學生的選擇,這些學校也更能夠吸引師資。洛陽師范學院畢業生蘇小靜2013年作為特崗教師來到新安縣青要山鎮中心小學。剛來時,這裏的老師人均年齡40多歲,30歲以下的沒有。在三年任期滿轉為正式編制後,身邊的26個同事有十多位是30歲以下的。


  該校校長陳富林一語道破玄機:“以前泥路爛操場,現在整修宿舍硬化了操場,開通了半小時一班去縣城的公交車,條件好了,年輕老師就願意來了。”


  東北師范大學教授鄔志輝坦言,在當今的社會,要求年輕教師一輩子紮根鄉土並不現實,但只要每個教師都能有鄉村教育的經驗,鄉村教育質量的提升就可以期待。他說:“鄉村小規模學校並不是一種‘落後’的學校形態,鄉土自然環境是獨特的教育資源,適合踐行生活教育,而小班教學、多科教學、複式教學在國際上也是一種重要的發展趨勢。”


  2 寄宿制學校:生活服務管理須完善


  六點二十起床,七點吃飯,晚上八點就寢,新安縣正村鎮白牆小學一年級的孫蕊欣在生活老師和姐姐們的幫助下逐漸適應了宿舍生活。2016年,新建的白牆小學合並了4個村小,孫蕊欣家所在的西白村即在其列。該校服務八個行政村,703名在校生中寄宿生有170人。類似的寄宿學校在偏遠、交通不便地區較為普遍。鄔志輝指出,雖然寄宿制學校在師資隊伍、辦學條件、課程開設上要好於鄉村小規模學校,但是也面臨交通、食宿安全和學習、情感危機等一系列挑戰。


  想家了怎么辦?“可以找班主任給媽媽打電話。”孫蕊欣說。副校長薛東亮介紹,為了給孩子創造豐富的課外生活,該校設立了留守兒童之家、圖書角、親情電話室。“我們統一為學生免費配備被褥,每天每間宿舍配備任課老師陪寢,學生床頭都有聯系卡,寫著班級、家長和班主任的手機號碼,以便在有需要的時候及時聯系。”


  一間寢室門後,記者看見了一本會議記錄,稚氣的字體寫了寢室會議討論的事項、參與人以及議定結果。介新敏是白牆小學的生活老師。她告訴記者,除了內務衛生的整理,提供心理疏導、幫助孩子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也是她重要的工作內容。“在我們學校,每間宿舍都由不同年齡段的學生組成,大孩子幫助小孩子,一幫一結對子,形成獨立自主的生活能力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面對鄉鎮寄宿制學校不能滿足邊遠地區家庭子女寄宿需要的現狀,洛陽市計劃在2017年至2020年新建、改擴建寄宿制小學217所,每個鄉鎮至少設1至3所寄宿制小學。“我們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按1:50配足配齊宿舍管理人員,解決寄宿制學校心理咨詢、校醫、保安等配備和工資待遇問題。”洛陽市教育局局長黃曉玲說。


  記者從教育部奮進之筆“1+1”系列采訪活動首場新聞發布會了解到,在山西省長治市,農村寄宿學校標准化成為政策的著力點。2016年,該市啟動廁所、飲水、洗浴采暖、食堂、宿舍六方面標准化建設任務。截至今年4月底,完成投資1.56億元,實現全市農村學校“水沖式”廁所、食堂“明廚亮灶”、采暖“水暖電暖”等項目的全覆蓋。針對寄宿校食堂服務員和公寓管理員,長治采取嚴格的准入標准和持證培訓,招錄合格人員2143名,清退不合格人員738名,實施食材招標、企業准入和人員招聘的公開透明。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強調,要引導寄宿制學校完善生活服務管理制度,豐富校園文化生活。“對寄宿制學校,應根據教學、管理實際需要,適當增加編制,制定寄宿制學校宿管、食堂、安保等工勤服務人員及衛生人員配備標准,滿足學校生活服務基本需要。”


  3 合理布局解決上學遠上學難


  來自教育部的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共有農村小規模學校10.7萬所,其中小學2.7萬所,教學點8萬個,占農村小學和教學點總數的44.4%,在校生384.7萬,占農村小學生總數的5.8%。而全國共有農村小學寄宿生934.6萬人,占農村小學生總數的14.1%。保留小規模學校還是推動寄宿制學校一直以來都是農村教育領域的重要議題。


  呂玉剛指出,科學合理布局是解決農村學生上學遠上學難問題的關鍵,也是對學校進行投入建設的基礎。《指導意見》要求各地准確把握布局要求,科學制定布局規劃,在人口較為集中、生源有保障的村單獨或與相鄰村聯合設置完全小學;地處偏遠、生源較少的地方,一般在村設置低年級學段小規模學校,在鄉鎮設置寄宿制中心學校,滿足本地學生寄宿學習需求。“要妥善處理撤並問題,學校撤並原則上只針對生源極少的小規模學校,並應有適當的過渡期,根據生源變化情況再作調整。”他說。


  “農村學校布局必須實事求是、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不能只建寄宿制學校,也不能只建小規模學校。關鍵是要把兩類學校的質量抓好。”鄔志輝說,“面對鄉村留守兒童和貧困兒童大量存在的現實,尊重農村家長就學選擇、全力打贏兩類學校建設攻堅戰,是新時代高度重視和努力辦好鄉村教育的戰略舉措。”


  鄔志輝同時指出,雖然黨中央和各級政府從各種渠道彙聚資源傾斜支持農村教育發展,但“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到了基層,資源都是統籌使用,對教育的重視程度影響資源投入的實際效果。“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建設落實到鄉村就是一個整體。一方面要將鄉村的教育與養老、醫療等資源整合起來統籌考慮,增強基層對教育的重視。另一方面,鄉村小規模學校之間要形成發展共同體,形成有利於長遠發展的資源共享平台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